盘锦旅游网,专注盘锦旅游!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盘锦旅游攻略 > 文章详情

大洼红海滩

发布日期:2019-07-25 来源:未知 点击:
盘锦,想必绝大多数的小伙伴们都非常陌生,能够说出盘锦大米来的也算凤毛麟角。盘锦是一座相当隐秘的城市,即便在北京和澳洲遇到如许多的东北人,也从来没有遇到过盘锦人。似
盘锦,想必绝大多数的小伙伴们都非常陌生,能够说出“盘锦大米”来的也算凤毛麟角。盘锦是一座相当隐秘的城市,即便在北京和澳洲遇到如许多的东北人,也从来没有遇到过盘锦人。似乎盘锦人天生热爱故土,安于现状,并没有东北人东奔西走的心态;并且盘锦经济发展力拔头筹,似乎也没有东北人东奔西走的要求。似乎盘锦就是东北的一处桃花源,一处被浓厚的乡土气息包裹,却鹤立独行的奇葩所在,一个令人无限探秘引人神往的异域之乡。盘锦,确实是一座最不像东北的东北城市。
 
 
 
盘锦旅行,也是非常小众,这也要感谢母亲讲课名声大噪,连盘锦的学校都有所耳闻,高薪聘请母亲去盘锦培训两日,我和父亲这样的闲人也被仙及鸡犬,跟着母亲到盘锦来一个“免费吃喝住”。记得当初坐在动车上,车上基本上都是操着搞笑的东北话的乘客,挤在一起,就好像上演着乡村爱情的戏剧,但是到了盘锦,随着我们下车的几名乘客,背后悄声说话,却几乎听不出半分东北口音。起初我以为也是外地游客,但是看他们娴熟的步态,熟悉的步伐,以及从背包里掏出公交卡这样一气呵成的动作,分明就是本地人。我便非常讶异,难道盘锦口音竟然如此的特殊?
 
 
 
等到我们上了出租车,随司机聊天,司机师傅明显操着一口吴侬软语,和东北粗犷豪放的嗓音形成鲜明对比,我更是大吃一惊,慌忙问道:“师傅,您是南方过来的吗?您不是盘锦人吧。”师傅呵呵一笑,继续用南方强调柔风细雨的说道:“吾就四盘锦人啊。”我惊愕道:“但是,您这口音实在是南方啊。”师傅哈哈笑道;“小师傅不了解了。盘锦是一座移民城市,当年发现油田,国家调派各地方的工人和专家来盘锦支援建设,我小时候就是随父母过来的。我老家本是常州的,现在亲戚都还在常州,不过我们在盘锦已经30多年了。”我这才恍然大悟,盘锦原来也是因资源而兴,以行政之力拼凑起来的大杂烩,嗯,能够在东北话的包围中独立存在,也真是东北的一枝独秀了。
 
 
 
沿途来看盘锦的城市建设,也非常特殊。东北,本应是老工业基地,各大城市中都浮现出颓唐萧瑟之气,而盘锦却给人欣欣向荣的活力,似乎街道上人们都充满激情,面带笑容。并且这样一座小城市,年轻人的比例依然很高,不似其他东北小城市,年轻人许多都已背井离乡。而盘锦豁然大气,马路通衢,宽广明亮,给人一种磅礴之感,不似其他东北城市,都是窄小的布局,灰暗的苏联式老楼,以及近乎破旧的街道,单从城市建设来看,在东北的城市群中,盘锦给人一种一飞冲天之感,充满着时尚与腾飞的豪迈。
 
 
 
到了饭店,培训部的领导请我们吃饭,我在席间也讲述了我对盘锦粗略的好感,他兴致大浓,喜笑颜开的说道:“小伙子眼光不错,我们当地人都管盘锦叫做‘五色锦’,因为春夏秋冬,盘锦都是五颜六色的美丽,东北其他城市根本无法相比。我们盘锦人,真的很骄傲,我们是最不东北的东北城市。”听他说的热火朝天,果然印证了我的推断,即便是本地人,也并觉得自己是东北人。
 
 
 
 
 
领导大哥知道我喜欢文学,第二天递给我一本小册子,上面都是盘锦旅游地理。小册子上的扉页就写道“我们一直比较喜欢用“五色锦”这个词概括城市的地域特色。绿色的芦苇一望无际,而秋季芦花飘飘,特有的清香洒满城市;红色的碱蓬草如城市嫣红的胎记,如霞似火,令这个城市更加出挑;黄色的稻米举世闻名,河海交融孕育出的碱地大米饱满莹白,吃了唇齿留香;蓝色的海洋为渔雁先民提供初始养分,也为盘锦再次扬帆启航提供便利;黑色的石油翻滚着黑金巨浪,石油之城是这个城市永不褪色的标签”这真的是热情洋溢的描述啊,是一个对家乡有着多么深情的眷恋,有着多么无法割舍的挚爱才能写出的文字,鲜活的笔触勾勒出一幅盘锦的四季颂歌,一个五彩斑斓的瑰丽的世界,一个游子对盘锦浓厚的情怀。我真的都有些羡慕这位盘锦人了。
 
 
 
领导大哥见我性质浓浓,竟然开车带我们畅游盘锦,第一个景点就到了大洼东湖,听他来说,这里是盘锦的江南水乡,“根本没有东北的粗俗感觉”。当时正值清明节过后,草坪已经泛起了绿意,桃花也打起了粉色的的蓓蕾,那娇黄娇黄的迎春花,已经绽开了鹅黄色的小嘴在阳光下甜甜地笑着。这是一个鸟儿歌唱、花儿盛开、草儿起舞的季节。这个时候的东湖正是鸟语花香,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。
 
 
 
终于,一片波光潋滟的水呈现在我的眼前。那是一湖清澈碧透的水啊,温柔、宁静,深邃、浩淼。湖中倒映着白云蓝天,湖岸的垂柳已经耐不住寂寞,舒展着一头长发,在春风中摇曳生姿。脚下这片草地已涌起了汪汪的绿意,草坪中的樱花,绽开了粉红色的嘴巴,贪婪地吮吸着春的芬芳。东湖的广场上,那个面对蓝天凌空欲飞的仙鹤雕塑,引起了我无限的遐思。仙鹤,是这片土地的精灵,她翩跹的舞姿是为这里的人们祈祷着祥和吗?她面对苍天引颈高歌,追忆着当年抗日战争时期的豪情悲歌。据领导大哥讲,当年日寇侵略,曾在这里烧杀抢掠,几位志士宁死不屈,用肉身之躯向装甲大炮冲去,英勇殉国,如今山河依旧在,东湖夕阳红,壮士的鲜血成就了东湖的水土平安,壮士们泉下有知,也当欣慰。只感觉又是一阵春风吹来,耳边传来一阵笑声。抬头望去,广场上一大群孩子正在兴高采烈地放风筝,那千姿百态的风筝在这明净的天空飞翔,我希望也在这年轻的东湖上空飞翔……
 
 
 
当然,盘锦最为外人道也的景致,还是驰名中外的红海滩。东北地处严寒,并非花海世界,在盘锦这样的温和暖阳地带,竟然有一处偌大的红海滩,果然也是独树一帜,令人侧目。领导大哥一路上兴致冲冲,沿途半个多小时,向我们滔滔不绝介绍着红海滩的前世今生,如今时隔太久,几乎都忘记了。但是看着他兴高采烈的样子,我也由衷的为他感到开心。红海滩,盘锦最靓丽的风景线,也是盘锦人心中最为持重的自豪吧。
 
红海滩,在芦苇地中的最深处,两边的苇沟,在渐次中披靡。读懂了连绵的苇海,成就了我梦里的天堂。绵柔的苇花,只是红海滩的外衣。红海滩,犹如一颗跳动的心脏。在苇海的包围下,一下子,就过渡成了另一片红海。
 
 
 
那是一种红色的植物——碱蓬草。一株株,一束束,挺挺玉立,不枝不曼。在软泥般的湿地里神采飞扬。因为,有了木甬道。我才可以走进红海的深处,近距离赏读红海滩的震撼。像极了一个青涩的少年人,初初走近他心仪的女人的心房。红海滩,不再有第二种、或第三种植物,红的决绝与孑然。我在打磨另一种时光,从头颅直通心脏。如正午的阳光,直泻下来,与日晷对抗。
 
 
 
碱蓬草,一种红色的植物,它从深青蜕变成火红。如一个火红的女人,诗一样的,在大地上信笔涂鸦。她比我想象中的细腻,成片成片的,不轻易与杂草为伍。河水从脚下流过,细腻的河床,肥软的象块蜿蜒的膏腴。登阁远眺,无论是苇海、还是红海滩,一切的一切尽收眼底。远方的稻田金灿灿的,绿的苇海,红的滩涂。我在渐变的快感中,寻找另一种颜色。
 
一只鸟,飞在远远处。莅临这远远的红色,阳光在云缝之间传来,折射这万籁俱寂的光与水。这里的色彩与线条,审美与落差,组合着七彩的魔幻,倒映着我们多变的视角,涤荡着我们脆弱的心魂。这一切,真的犹如天堂将花卷铺就下来,反射着伊甸园的光辉。
 
 
 
是谁?把上苍红色的墨盘打翻了?
 
白云,在天空作画;色彩,在视野作画;四季,在大地作画。近处海滩,一望无边;远方蔚蓝,平静无波;头上白云,映入海中。以红为主调的色彩在红海滩中,深,浅,淡,蒙蒙的暗浅红色,隐隐的玫瑰红色,迷蒙的嫩红色,淡淡的芙蓉红色,低调的银红色,清淡的桃红色,含混的桃红色,模糊的辣椒红色,夸张的珊瑚红色,斑驳的橙红色,繁杂的雪里红色,间杂的棕红色,恬淡的淡红色,低沉的银红色……我不列举那些红色的名目,在红海滩,因为我不相信谁能把红的颜色说清楚!
 
 
 
是大自然,是上帝,人们岂能构造出如此绵延起伏的红海,岂能僭越到连天堂都相形见绌。在这里,颜色只是一种显示,他需要的是阐释,不只是被看到,重要的是被听见。不同的红色相继呈现,相互浸染,斑驳陆离,一匹艳丽的绝世锦缎。随着视角的移动,色彩也在不断地变化,一步一态,变幻无穷。清风过处,红色泛起阵阵波澜,海滩之色随之波动,璀璨明艳,恍如燃烧的海洋。
 
在红海滩,我被色彩熏染。从此,其它的地方,我不会再有相同的感受,也不会再有如此敏锐的视觉。这真的是上帝给人间的恩赐吧。
 
 
 
驱车远行,回头再看一看我们的红海滩。感谢生命、让我们见识到了多情的芦苇,不甘寂寞的浮萍,还有浓烈的雾团!突然,眼前被红色的海洋掩埋了.激情壮观.火红的海滩、碧绿的芦苇、天地间缤纷交错的翅膀.狂野、执着.那是一片燃烧的火焰.充满激情、充满真情.红海滩,说到底是被一片如火如荼的红色小草所覆盖着的辽阔滩涂.这种草就是赤碱蓬.民间又叫它盐吸菜、黄细菜、碱蓬草.可惜我们没有看到,赤碱蓬燃起的火焰被淹没在碧波之中的壮丽景象.留一半火焰在记忆里,留一半潮水在想象中----也好!再见,神奇的红海滩! 再见,美丽的赤碱蓬!

相关阅读

CopyRight 2019 盘锦旅游网 网站地图 百度地图
盘锦旅游网成立于2019年 专注盘锦旅游
   广告投放 QQ:2402915326
关注微信号
盘锦旅游网:专注盘锦旅游